欢迎光临CNature基金会官方网站!|公益潮人孵化器|时尚公益领跑者
设为主页|Tag标签|RSS地图|网站地图|

低碳生活|CNature基金会官方公益网站

当前位置: 主页 > “C”式潮人 >

789艺文节北大站俞敏洪演讲全文实录

时间:2011-05-26 17:11来源:未知 作者:admin 点击:
同学们,大家晚上好!刚才主持人说我是北大的大师兄,我还是可以承认的,我1980年进北大,目前在北京大学企业家俱乐部当理事长。从一个刚进北大的年轻人不知不觉变成了中年人,也算是创异,随着年龄的增长,把自己的容貌改变了。 内在的改变对命运产生影响

同学们,大家晚上好!刚才主持人说我是“北大的大师兄”,我还是可以承认的,我1980年进北大,目前在北京大学企业家俱乐部当理事长。从一个刚进北大的年轻人不知不觉变成了中年人,也算是“创异”,随着年龄的增长,把自己的容貌改变了。

 

 内在的改变对命运产生影响

  就“创异”而言,突然的变异一定是坏事,身体中某个基因变异了,某个细胞变异了可能就成为癌细胞了。无形中的改变才是正常,突然的改变是坏事,思想的改变通常叫做异化,中国政府老是抓思想的异化,就是认为思想的改变是件坏事。

  “异”是要的,但是“异”是要与变化的合理过程相关才是正常的。比如说什么叫不正常?昨天还是一个特别丑的人,经过整容以后变成一个特别美的人,那么这个表面上是变好了,但是实际上没有改变。有这样一个故事:一个男人娶了一个美女,觉得小孩生出来无论如何会特别美,结果小孩生出来长得无比难看,他就反复问怎么回事,后来发现是女方整容整得太厉害了。因为基因没有改变,所以一切都不会改变。

  我想用这个说明什么呢?一切改变,如果只追求表面的改变,生命便不会有所改变,比如说追求名牌服装、追求整形等等,增加外在吸引力会使你在占据多一点机会,比如世界上美女机会更加多一些,美男的机会不一定会多,大家选男员工的时候不会看外表,通常会看才华,但是女员工就会更多被注意外表。

  但是从本质上来说,如果不是因为气质引起外表的改变的话,所有外表改变不会对你的命运产生影响。我绝对相信,我自己在大学时候猥琐的状态,缺乏自信、极其自卑的状态在今天不太能够找出来了。我的容貌改变了,因为这是随着时间改变,不管你有没有人生经历都会变成这个样子。用电脑来进行测算的话,可以非常精确地预测到80岁的样子,比如说皱纹多或者少,但是不会出现认不出来的状况。

  我相信如果今天大家感觉到我还有一点气场,有一点气质的话,那一定是来自我内在的改变,因为事业做到一定阶段之后会产生自信,读书读多了对自己知识结构产生自信,你经历了各种各样的风雨之后依然活着,是对自己人生的自信,这种改变是内在的改变。我在大学时没有任何人跟我谈恋爱,因为我的外表太像农民了,但是我今天站在这儿大家不会感觉我是特别土的人。到现在为止,如果我还在农村的话,我一定还是农民,比如我的农民兄弟们,我小学、初中、高中时候几百个农民兄弟们,到现在我跟他们的区别,来自于因为我后面整整三十年人生经历跟他们完全不同,人生经历不同导致行为方式、神态、内在的不同。

  所以我想说的就是,我们随着年龄增加一定是不断内化的过程,一定要追求内在改变的过程,只有当内心丰富了脸上才能有丰富的表情,当你内心纯洁的时候脸上才能有纯洁的表情,这是能够感觉出来的。

  不造成损失的改变一定要追求

  下面谈谈创业,创业时候的改变,第一个就是人生道路的主动改变,怎么讲呢?除非你是在科学领域、研究领域这种在同样地方、同样位置可以不断深入的角色,比如说搞数学研究,不需要走遍山山水水,你在同样房间当中可以研究出来世界上没有任何人可以解决的问题,比如获得诺贝尔奖的人,都精神分裂了。

  但是大部分人其实通常不会成为这样的人,通常不会成为在一个房间里待一辈子、最后研究出来深度的人。大部分人是想要改变自己状态的人,不管是生活还是工作。中国有句话叫做“人挪活树挪死”,所以不要害怕改变,很多人在接受一份工作以后,觉得这份工作相对不错,已经开始了房贷、买车了,如果没有工作,房子可能会被银行没收,很多人因为这个舍不得,最后就舍得了自己一辈子的改变。不管你怎么失败,都不会丢东西的改变,就比较容易。比如说我从农村参加高考,这是主动改变,我能上大学和不能上大学完全是两种生活状态,上了大学就走进了大学校园,如果不能上大学的话就在农村待一辈子,即使考不上大学也什么都没丢,这种改变不太需要勇气。现在大家要考研究生、要工作,出国读书,最后不成其实对你没有任何损失,这是可计算出来非常微量的损失,大不了考托福GRE,第二年没有大学给你发奖学金,你就不去了,其实你一点没有损失。考研究生也是这样的,你花了大半年没考上,有损失吗?没有,半年学习的内容至少部分是对你有用的。这种没有损失的改变一定要追求。

  从一个工作换另外一个工作,这个只能内心评判,损失能够承担得起的时候,没有事的。比如说我一直鼓励新东方的人出去创业,为什么鼓励他们创业呢?因为很简单,他们出去尽管对新东方有一定损失,尤其是能干的人,但是对他们人生经历的丰富没有损失的,因为我对他们说如果干成的话,会享受到不可代替的幸福,任何大喜背后一定有大悲,必然的,人生永远是钱币的两面,迎着阳光的面越大背面的阴影也越大。新东方是有保底的,我说你们都可以创业,但是不要出去了骂新东方,因为你骂了新东方就再也回不来了,如果你出去了没骂过新东方,你出去自己创业没有成功再回到新东方来,我还会给你加一级工资。因为你变得更加成熟了,是一个更加值钱的人。所以新东方有一批这样的人。这种改变是不需要思考的,因为背后没有太多的损失。

  但是也有带来损失的改变,如果你原来有一个特别好的工作,最后你要去创业,创业也没有给人给你托底,而且还要用父母的血汗钱,最后创业失败,这种前提改变要盘算一下能不能承受失败,有人寻求改变最后把自己变成精神病了。追求改变不等于没有计算自己的成本和损失。如果我从农村考到北大没有任何损失,那么我从北大出来必然有损失,因为在北大待着马上面临着分房以及到国外学习,面临着从讲师提成副教授,北大校园那么美丽,天天在湖边散步,看到美丽的少女也在湖边散步,不管怎么样这是美好的生活,在北大一个礼拜教八个小时的书,如果升成副教授只教四个小时的书,这种生活是非常美好的、很悠闲、没有任何损失,也是受人尊重的。

  但是我出来了,从零做起,这也有计算的,第一我计算能不能做成,第二计算需要多长时间,彻底做不成会怎么样。我从北大出来丢了北大美好的背景,但是我在外面教书已经很受欢迎了,当时没有想自己干培训班,即使变成一个江湖老师,我在外每个月教书拿的钱也比北大工资多,我认为损失我是承担得起的,所以要追求改变。人生中大的改变没有几次,三五次就很了不起了,小的改变当然很多了,比如两个人感情不好还在一起,那就分手算了,真的分手了以后发现不那么痛苦,放弃旧的生活,一般新的生活都很美好。

  心理学做过一个研究,一个健康的人突然遭遇瘫痪,我们会认为他承受不了、会自杀,但是实验结果表明,突然瘫痪的人并没有自杀,经过一段时间调整之后,重新对幸福感进行检测的时候发现幸福感并没有比瘫痪之前低。人们面对这样的大灾难的时候幸福感都会回到原来,生活中的改变还有什么好害怕的?任何改变都可能是坏的结果,但是变成好结果的概率在60%以上。

  未来面对改变的恐惧都可以消失掉,但是前提是不能乱变,乱变会出问题。比如说创业,做了半年很辛苦,觉得赚钱也赚不多就放弃了,这就是乱变了。第二是理想乱变,现在很多人创业都是为了赚钱,创业的目的是为了拿钱,要不要拿钱?鬼才不要,钱在那儿谁不要啊,没有人不要钱,但是以钱为目标去创业,最后的结果我没有看到几个好的。结果好的一般都是坚持自己想要的东西去创业。喜欢的前提是创业要有商业机会,只有一种人是可以为了钱创业的,而且是请别人帮助创业的,这种人就是投资者,投资者不需要道德判断,只要有一个判断就行,投资的钱最后有可能得到几倍、几十倍的回报,至于说这件事本身只要不是对社会伤天害理就可以了。至于投的是互联网、教育、电影、传统行业、饮料都没有关系,只要能够让我赚钱。

  忘掉赚钱才能赚到钱

  因为我的身份也是投资者,从来不需要坚持自己的理想和梦想。但是如果我做新东方,一定要坚持我的理想和梦想,我不能变。如果变的话新东方肯定没了。新东方十几年,我碰到能够赚钱的机会太多了,十几年前碰到了中国房地产的机会,如果当时转做房地产,我不会比潘石屹他们差到哪里去,而且比他们的资源更加丰富。原则上面对这么大的诱惑是没有动摇的,这个诱惑实实在在放在我的面前,没有做,我要做了房地产,做新东方的一片心放弃了,不对头。我这辈子最喜欢的是当老师,没放弃也有回报了。恰恰因为我坚持不变了,它才成为了上市公司。现在很多人都想办教育机构,我觉得我是支持的,但是也是反对的。支持在于教育机构确实应该办,中国民办教育确实有大的发展余地,这里80%的人最后都说我要像俞敏洪一样赚钱。这就错了,原因是我做到今天新东方也不是以赚钱为目的,尽管我有钱。忘掉赚钱才能赚到钱。这叫“幸福狗尾巴”概念—一小狗问妈妈,幸福在哪里,狗妈妈说幸福在尾巴上,小狗老想去咬尾巴,结果怎么样也咬不到,狗妈妈说一直往前走,幸福就会跟着你。你要追求幸福,往远方看,往阳光大道的路上跑,幸福就跟着你走了。赚钱也一样。我对赚钱也一样渴望,在你们看来钱的重要性可能是买一套房子、或者买汽车,钱的重要性还有更多,比如更大的梦想要实现,一想到我的梦想发现我的钱远远不够。所以赚钱没错,但是有些东西不能惦记,不能说为了赚钱而赚钱。

  为什么说创业不以赚钱为目的呢?原因是赚钱会跟着风向标走,今天发现教育行业赚钱就进了教育了,明天发现旅游行业赚钱又开始做旅游了,我身边不少创业者就是这样,十年之后仍然在创业,我说十年以后应该具备创业精神,但是背后已经是一个大事业了,这才对。你要变的是可变的东西,不可变的是为了理想、为了喜欢的事业一头扎进去做。这是不变的。

  刚才讲的是努力改变环境,环境会把你锻炼成为另外一个人,大家都知道海豚、鲨鱼原来都是陆地动物,因为地球被水漫掉之后,这些动物生活在水中间就变成了水底动物,水底动物到陆地上来就变成了陆地上的。你要追求改变自己的人生,一定要追求环境的改变。当你发现在熟悉的环境当中变得死气沉沉,这个环境对你来说非常郁闷、痛苦的时候一定要改变,不惜抛弃原来的一切。

  真正的创异是人生态度的改变

  真正的创异是什么?是人生态度的改变。人生态度不改变的话外在的改变是不可能的。刚才说气质内涵随着人生经历、阅读、交往是可以改变的,这不是态度的改变。但是真正主动的改变是内心的态度,这种态度的改变对于大家来说非常重要。

  大家有没有听过哈佛大学教授讲过的哈佛幸福课程,讲了人生态度的改变,是你生活得到改变的历程。怎么样变得更加积极。我自己本身的改变也是来自于人生态度的改变,为什么敢于从北大出来,我的态度不一样了。我在北京大学的时候是相对自卑、相对封闭、不参加任何活动、不在任何公开场合进行讲话的人。我们班的同学没有一个记得我在班里讲过一次话,也没有担当过一次班干部。

  后来我被留在北大,被迫当老师,面对学生不得不讲话。这个就是被强迫改变了,这个强迫改变带来的好处换来了内心的改变,讲着讲着发现自己的口才慢慢练出来了,敢于在别人面前讲话了。

  我发现在北大那个地方,气场太强了,弄得我到最后一点脾气都没有。为什么呢?你会讲话了,比你更会讲话的在那儿,你的英语好了比你英语更好的在那儿。一大堆大师,你就会发现人在一个气场中间,自己根本发挥不出来。我今天在大家面前敢这么胡说八道,但是如果现在下面坐的都是柳传志、马云,那我一句话都不敢说了。为什么呢?因为他们的气场全部压过我了。

  我当时在北大,能够循序渐进,但是要变成一个出色的、著名的教授是不可能的,因为这是由气场决定的,所以我决定离开这个气场。我在进北大之前有这样的感觉,一个人的气场决定了他的人生态度。我从初中到高中没有当过班干部,但是在高考补习班的时候我当了一次班长,而且补习班自己感觉气场压过了所有同学,当然这可能是盲目自信,但是这使我变成了班里的核心人物。交朋友的时候有一句话叫做“宁为牛尾不为鸡头”,我愿意一直跟在柳传志他们背后走,我能学到东西,但是让我跟他们一起干活,不干了。因为我发现我的气场压不过他们。尽管这样我们在一起大家感觉到平等交往的感觉,但是依然自己会有内心的感觉,在你发现做事情的时候,一群人当中永远处于最低阶段的时候,一定要离开这个气场。如果进入一个单位,每个人都比你牛,上升通道前面排了无数人,唯一的选择是从他们身上学习一段时间,然后离开。

  我在北大的时候就是典型的这个情况,如果在北大待着的话这辈子会被压着,给自己一个自由的天空能够长大了,长大了再回去。如果我一直待在北大,肯定没有今天回到北大的感觉。现在回到北大的感觉挺好的,给学生做演讲、和学生交流、和校领导吃饭、和教授们对话,这种感觉比我一直留在北大的感觉好一些。大家明白这个意思吗?我上学的时候一直觉得自己是个窝囊废,和那么多优秀的同学学习没事,但是做事的时候,不行,只能跟一段时间,这也是我为什么鼓励新东方人创业的原因,可能在新东方觉得老被压着,我说你们去创业。这种改变带来内心气场。从北大出来以后,我为自己创造了一片空间、也为自己改变了人生态度,使自己更加自信。大家看哈佛大学的幸福课,自尊有两种状态,一种是依据周围人作用参照数,另外一种是完全按照自己是不是喜欢、自己做这件事是不是有快感和自我肯定。所以我是从北大的时候依赖于周围人的感觉,变成了逐渐独立判断自己,发现这样的情况更好。就像一棵小树长在大树中间,小树长过大树的可能性非常小,因为大树把阳光雨露都吸收掉了,但是如果把小树移到没有树的地方,只要气候合适就能够成长。

  给自己适当的温度和环境,你可能自己就长大了。这就是人生态度的改变。态度变了一切才会变。我刚才讲的环境的改变也是一样的。这个是两个连在一起的,环境改变导致态度改变,态度改变导致环境的改变。两个同时改变才会管用。

  不得不变时 被动变主动

  再讲创业时候的变,毕竟大家都在讲创业、创异,在新东方能够做到今天还是跟我愿意改变有关系的。新东方在整个发展过程当中,小的改变就不说了,大的改变经历了四个历程,某种意义上是被迫又顺应了主动改变的要求,改变可以是主动的也可以是被动的。比如说新东方的改变,有主动的、有被动的。

  新东方最初相当于我一个人干的,后来变成了一个家族企业,如果不愿意求变的话一个小家族企业做到今天,一定现在还是一个不错的培训学校,一年收入几百万、几千万这样的培训学校还是能够做到的,但是一定不是美国的上市公司。后来之所以变成美国的上市公司,我觉得我要变。三年以后我发现如果用这种夫妻店的方式往下做的话,做到最后特别没意思,这个时候主动求变,所以我在1995年主动到国外找到一批大学和中学的同学,现在比较有名的徐小平等等,都是大学和中学的同学,因为我只能在熟悉的朋友当中找我认为能够带来改变的人、有才华的人。他们一定在某个方面有比较好的才能。找全面才能比较好的人不太容易找到,其次也不太容易出现这样的人,因为你怎么能够判断这个人全面比你好呢?而某一方面比较好的人聚合起来会变成一个全面的团队。这个变是主动找的。

  把新东方的家族企业变成了新东方的朋友合资企业。这个改变不算大,如果把新东方直接变成上市公司,这就变成了异。所以到了2000年底,我们发现这种朋友合伙制做不下去,每个人的利益不是统一体,我们决定进一步改变,改变成真正的股份制公司。这个改变非常痛苦,我们用了整整四年时间,到2004年才彻底变过来,从简单的培训学校变成了真正意义上的股份制度公司。

  这个变带来了两个好处,第一大家利益高度统一了,因为只要把公司做好了,才能有利益。承包到户变成了人民公社、个体户变成了真正的公司。这为新东方变成国际化上市公司打下基础。到了2006年新东方就上市了。你必须去变。

  其实我也有很多不想变的东西,新东方上市我就不太想,因为上市之后我会面临非常痛苦的局面,上市公司财务管理和规范性管理,完全不是我个性相容的东西。我个性是非常自由、奔放的个性,那种规矩性的、数据性的东西,对我来说充满挑战,而且这个挑战会超过我的极限,不是我能够学会的,后来证明真的不是我能够学会的。但是在变的过程中带来一个好处,要用会的人。原来用的人是我可以替代的,但是上市公司财务老总我不能替代,我学会找比我水平高不只一倍、两倍,甚至几十倍、几百倍的人。把自己从普通管理者变成真正企业的领导人。企业领导人和管理者的区别是管理者只管能为自己做事的人,并且水平比自己低,企业领导人是寻找在某个领域当中比自己水平高的人,朝着一个目标共同走的团队。

  第二个不愿意上市的原因,因为我觉得上市对我是有伤害的。原因是因为我知道上市以后每年增长必须保持利润,而上市以后只有一个人不能随便卖股票就是我,其他人可以随便卖,这意味着他们卖了以后每个人都有一笔钱,有钱了以后不愿意再辛苦干活。很多上市公司都面临这个问题,新东方必然面临这样的问题,对于我来说还不如不上市,每天给大家分点奖金不得不在这儿干,但是这是做不到的。不得不变的时候,我会由被动变成主动应战。

  我曾经看过一个电视,在非洲一头野公牛,一般被狮子一追就会拼命跑,跑到最后狮子上去咬它的屁股,这个牛就会很惊慌,这个牛就会倒在地上,狮子会咬牛喉咙,但是牛的体型和狮子差不多的,但是因为牛太害怕了,只知道跑、不知道反抗。但是有一次看片子,一头牛把狮子赶跑了,狮子快要追上牛的时候,牛突然回头,两个角对着狮子,狮子其实特别敏感,对牛角挑一下的话,很多地方会戳破,一直这么对峙,十分钟左右狮子跑走了。

  我想表达的概念是,一件事被动改变的时候,如果不把它变成主动,结局会比较悲惨。很多人的生活像这条牛的时候,如果转过来对着恐惧的时候,结果可能会好,至少好的可能性大得多。面对我们现在已经不能解决的问题的时候,如果只是拼命逃走的话,最后问题会很糟糕,我会像牛一样转过来,对着恐惧。

  常常五六只狮子追着几百只牛跑,非洲草原上永远是这个镜头,但是如果这些牛同时转弯,所有的角都对着这五六只狮子的时候,这五六只狮子只有一个命运,就是被饿死。因为没有下手的余地。

  所以你能够用自己全部勇气对付自己生活的困难,而且这个困难不是那么难,把自己一下吃掉的时候,胜利的可能性还是蛮大的。刚才讲到上市的例子,上市是充满恐惧的,但是发现不得不面对上市的时候,全身心投入到了对上市公司、以及上市公司运作的了解当中。

  新东方2006年4月决定上市,到9月上市的时候,我对上市公司的报表、路演变得非常非常熟悉。我一下摆脱了恐惧,这种恐惧的摆脱直接带来自信,这种自信带来的是新东方对股市的健康表现,这种健康表现推动公司在股市上的发展。当你摆脱一种内心恐惧的时候可能面临更好的结果。

  变得太快了不好,变得慢些,也许一天两天改不了,你就变成了完全不同的人,企业变成了完全不同的企业。一块一块砖搬起来,变成了一栋大落。所以我想告诉大家在改变的过程当中一定要想办法给自己足够的时间,但是一定要有时时刻刻求得不断进步、改变的心态。这两者结合起来,未来会变得比较成功。给自己足够的时间,加上不断求变的心态就可以了。

  观众互动

  主持人:谢谢俞敏洪老师,俞敏洪老师一直让我感到气场很强大,我们的提问通过微博方式进行,第一个问题如果没有记错的话,是微博新人4285提出的,问题是您相信命运吗?您觉得成功是努力的结果还是命运使然?

  俞敏洪:还是有一点点相信命运,但是命运跟成功没有关系,命运跟生活当中幸福指数有关系。原因是命运等于个性,习惯成自然,自然成个性、个性成命运。如果一个个性天生特别欢乐的人做乞丐和做百万富翁同样欢乐,个性忧郁的人做百万富翁仍然忧郁。但是是否成功和命运没有关系。跟什么有关呢?跟你做事情的方式和人生态度有关,如果人生态度就是命运的话,命运和人生就有关了。

  主持人:接下来的问题是为什么那么多人讲成功,什么是成功?

  俞敏洪:成功判断标准有两个,第一个是社会性的,你有钱社会会认为你成功,你有社会地位、有名气、社会会认为你成功,这些是社会性的成功,但是个人来讲,有另外一个层面的成功,你自己内心追求的东西有没有达到成功?从这个意义上来说,社会上来说我算是成功的,但是自己的心理诉求来说算是失败的。因为我心里诉求的东西离我越来越远。比如说我很喜欢新东方,但是新东方把我拖住的时候要有每天十二三个小时,我内心希望有四到五个小时读书,每年两到三个月去旅游。

  今天来的时候听到一个悲伤的故事,去年我去南京演讲,一个女校长意气风发,但是今天朋友告诉我那个女校长去世了。扬州新东方中小学一个特别美丽的老师,孩子一岁半,特别可爱,上个月查出来急性白血病。我心中那么多梦想,在新东方赚钱、有了名声、有了地位,但是一天医生告诉我你只有三个月时间了,你怎么办?我现在已经有这样的感觉了,因为我腰椎间盘突出,我最喜欢的运动骑马已经不能做了,长途跋涉也要谨慎做了。做成一个新东方比我自己认为的人生有意义的目标还要远,我因为新东方在牺牲自己的目标,所以个人来说做新东方不算最大的成功。如果回过来,我会限制在每年做半年的培训学校。剩下的时间会做自己特别想做的,如果大家问特别想做的是什么?那就是读书、教育、旅游、骑马。

  主持人:最后一个问题。

  提问:我想问俞敏洪老师,您怎么看待一个女孩想创业,但是又担心以后因为创业嫁不出去,男孩子不太支持女强人。

  俞敏洪:最好的办法是结婚以后再创业。

  提问:我现在在清华工作,对我来说是一个很好的平台,我不愿意放弃这个机会,但是又想自己开公司,想做项目。

  俞敏洪:一个女孩创业不成功没关系,因为还有家可回,因为一般男人不会因为创业不成功不娶你,创业不成功野心就没了还比较安全。但是如果创业成功了还能保持女人的特征,会是一个特别成功的女人。我身边创业成功的女人分成两类,一种是创业成功,但是家也没有了,也没有男人喜欢了,这个创业是不划算的,因为男人创业成功一定有女人喜欢,女人创业成功没有男人喜欢了,很不公平,所以一定要保持女人的特征。我身边的成功女人有很多这样的例子,回家以后依然该做饭做饭、该洗碗洗碗,我觉得这样的女人比纯粹的女强人更好。

(责任编辑:admin)
顶一下
(1)
50%
踩一下
(1)
50%
------分隔线----------------------------
栏目列表
推荐内容